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春天杰作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3|回复: 0

《千万别让他们靠近你》6、7、8

[复制链接]

126

主题

126

帖子

6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3
发表于 2018-8-10 10: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
       我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坚信无神论,还是叛逆性格所致,再或是虚荣心作祟。总之,我很快回过神来,向呆呆发愣的李壮说:“别听那人瞎说,那都是偶然事件。”李壮没什么反应,还是愣着。我也不管他想听不想听,借着我囫囵吞枣一样读过的几本科普书的底气,继续向李壮开展科普工作:“世界上没有什么神神鬼鬼。人是怎么来的?非洲原始人进化来的,原始人怎么来的?单细胞生物进化来的。太阳,地球,月亮怎么来的?宇宙大爆炸来的。我们都是生物,这是科学。哪有什么神神鬼鬼,六道轮回,天堂地狱的,那都是忽悠人的。”
       也不知李壮听没听懂我的话,他沉默片刻,一脸严肃地问我:“你以前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比如后来应验了的梦。”我想了想说:“经常梦见考试没考好,还梦见和爸妈吵架,但这些都是现实中有的事,只不过是现实压力在梦里呈现了,不算应验。”李壮说:“刚才那人的话让我想起我姥姥。我姥爷死的早,姥姥一个人过,我十六岁那年冬天,有一天夜里我梦见她说想让我妈带我去看看她,早上我就跟我妈说了,我妈说她也做了一样的梦,于是我们就去姥姥家,可等我们到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了,眼睛睁着,口张着,是夜里煤烟中毒死的。”
       “哦……”我不知该再说什么,看着李壮略带伤感的表情,这时候我再继续科普的话,那也太不通人情了,显然他更倾向于相信迷信。而且我这人也不太会安慰人,所以只是陪他一起沉默下来。我预感到自己以后和李壮恐怕很难成为好朋友了,毕竟思想和价值观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正如我和父母之间的很多矛盾其实也是价值观差异造成的。记得当我把进化论告诉我妈的时候,她笑着说我是个傻孩子,而我把宇宙大爆炸理论告诉我爸的时候,他生气地让我赶紧写作业去。
       和李壮无话可说,让我多少有些失望。我本以为上了大学能遇到不少和我原来身边的人见识和思想都不一样的年轻人,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同学就这么愚昧。人如果只是相信那些老人口口相传的迷信思想,而不相信自己从没见过鬼神的事实,长个脑袋还有什么意义?人如果只是像动物一样吃喝拉撒,交配繁衍,而不好奇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虽然这么想着,我心里还是有点儿虚。我梦见学姐说她死在学校,李壮也做了同样的梦,刚才那个男人说他姥姥预感到自己的死,而李壮的姥姥也曾托梦给他和他母亲。这些真的都能用偶然来解释吗?我好像也有点儿不太确信。可我又能相信什么呢?如果真有什么灵魂鬼怪,怎么我这辈子就从来没遇到过呢?想到这里,我不但不害怕了,甚至有些期待,期待那个学校到底什么样,期待到底会不会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期待是个好东西,让人忘记夏天的热,忘记路途的长,忘记自己的胆怯和孤独。

7
       年少真好,表面有层蛋壳,内心比蛋黄还软,而不像中老年人,表面是软糖,内心是石头。李壮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恐惧,悍然睡去,而我也很快就抛弃了对于和李壮可能无法成为朋友的失望,在火车快到站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把他叫醒。就像当年在那堂我睡着的语文课上,同桌沈艳在老师提问到我的瞬间赶紧把我拍醒,还悄悄告诉我问题的答案,让我当时没太尴尬。尽管下课后我还是被老师带走批评了一顿,不过好汉不丢眼前人,总算在同学们面前留住了面子。
       沈艳曾说,我和别的同学不一样,他们有些只知道学习,有些只知道玩儿,就像她妈只想着发财,她爸只想着升官一样,而我,还对第三件事、第四件事、第五件事感兴趣。我不知道这和我曾经跟她讲过宇宙起源、量子物理有关,还是我曾跟她打赌说电脑终将改变世界有关,总之她常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其实,我觉得她和别人也不一样,因为没人像她那样觉得我不一样。她还说我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科学家,只可惜,我这个“科学家”如今流落到一个民办专科学校了。而她这个“预言家”考得比我还差,不过她妈出了些钱,她爸找了找关系,把她作为交换生送到新加坡读书去了。
       列车到站已是凌晨快四点,李壮和我一前一后走下车厢,仿佛走出了冰箱,进了烤箱。我宁可多花几块钱车票钱,只要中国的火车夏天别把空调开到冷冻模式。下车时李壮想帮我接一下行李箱,我拒绝了:“我又不是女生,你继续走,不用帮我。”李壮笑了:“我只帮弱者,不分男女,看你那么瘦,能行吗?”我也笑了:“我虽然没你壮,但都是瘦肉,有劲儿。”我心想这哥们还真有点儿意思,某些方面还是跟我有共同点,他关心强弱,但不分男女,就像我关心对错的时候,也只在乎对错,不管男女老幼。
       到了出站口,我特意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跟梦里的不一样,那些建筑没有梦里那么破旧不堪,更没有那么诡异,跟我们县的火车站周围也差不多。而李壮好像也在张望,看完四周又看着我,那眼神的意思应该是在说:这跟梦里不一样,不用怕了。不远处有一辆中巴车,车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男人在抽烟,一个女人在张望,车里面灯光昏黄,隐约好像有个女生坐在里面。车体上写着四个字:山海学院。我跟李壮说:“看,不错啊,还有人来接站,赶紧走。”
       李壮突然拽住我,皱着眉头说:“哎,你看车体上山海学院那四个字,字体好像跟我梦里的一样,跟你梦里的是不是也一样?”这时我才发现,那四个字好像还真跟我梦里那个牌坊上面的字体一样,而且那辆车的暗灰色似乎也和那个牌坊的颜色一样,我不觉又有些紧张起来。我犹豫了一下说:“嗯,好像是,不过,应该只是巧合,这种字体很常见,别疑神疑鬼了,走吧,都到这儿了,过去看看。”李壮嗯了一声,跟在我后面走着。我边走边担心:如果到了学校,发现大门真是梦里那个牌坊,可怎么办啊。

8
       到了汽车门口,那个女人向我们伸出手来,我们都赶紧掏出录取通知书,她看完挥挥手示意我们上车,而那个男人一直背对着我们抽烟,整个过程他俩都没说一句话,我和李壮也没说话,但大家好像都知道该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安静,只是想起了小时候,每到大年三十晚上,爸妈就告诉我:除夕夜不能大声喧哗,容易招鬼。
       上了车,果然有一个穿连衣裙的长发女生坐在车厢最后面,有些瘦弱,有些柔美。我本想坐前排,可是见李壮往车厢后面走,我也只好跟了上去。女生抬头看着我们,眨么着眼,表情有些怯弱,有些焦虑,不过她那眼神似乎又像看到了希望,一直盯着我们。李壮坐到了她旁边,我坐在他们前面一排。
       只听李壮热情地跟她打招呼:“你好,你也是新生吧?我是李壮,前面是王凡,我们都是新生,都是计算机专业一班的。”我回头勉强笑了笑。女生又兴奋又低声地说:“哦,你们好,我叫赵小静,计算机专业二班的。太好了,终于有人来了,刚才就我一个人,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周围太安静了,我有点儿害怕。”李壮说:“怕什么?世界上没有什么神神鬼鬼,人是怎么来的?猴子进化来的,地球月亮怎么来的,炸出来的,呃,那个,总之别怕,有我们呢。”
       哐地一声,车门关上了,吓了我们一跳。不知什么时候,门口那俩人已经上车了,女的坐到了副驾驶位,男的发动起车子,向一个我不知道的什么方向开去。我看看表,凌晨4点整。我感觉有些困倦,便趴在前座靠背上闭目养神。后面李壮唠唠叨叨地跟赵小静说着什么,似乎见到了亲人。赵小静时不时地嗯一声,笑一声。汽车噪音太大,我也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慢慢睡了过去。
       感觉没睡多久,忽然间我的肩膀被人抓住,用力来回摇晃,我回头一看,是李壮在摇我,他瞪大眼睛,皱着眉头,惊慌地指着赵小静,压低声音对我说:“她,她说她也做了那个梦!就我们俩做那个梦!”“啊?!”我一瞬间就清醒了起来,赵小静朝我用力地点头,都快哭出来了。车窗外天色已经蒙蒙亮,我们刚穿过一个烟雾缭绕的树林,外面的树又粗又高,在车里都看不到树顶。
       忽然,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那一男一女下了车。我和李壮、赵小静都没敢动弹,一起望向前方。只见两根相距七八米比人还粗的大柱子旁边,分别站着一队穿着灰色校服的男生和女生,还举着牌子,男生举的牌子上写着“欢迎”,女生举的牌子上写着“新生”。
       我回头看看李壮和赵小静,他们也都看着我,好像在问:怎么办?要不要下去?我深吸一口气,尽管目前我知道的任何科学知识都没法解释我们三个人做同一个噩梦这个诡异事实,但我也实在不知道此刻除了下车还能做什么。于是我拿起行李往外走,李壮和赵小静也跟着我下了车。那些学生一起看着我们,脸上没什么表情,或者说,是同一种安静的表情。
       两根大柱子后面,与其说是一座学校,到不如说是一片稀疏的树林,中间镶嵌着一栋栋陈旧的灰色的大楼,黯淡无光,那些树非常高大,树干就像我们眼前那两根柱子。我边走边沿着柱子往上看,这一看,我感觉血都凉了,差点儿坐到地上。那两根大柱子上方,正是梦里的那个牌坊,而牌坊上面,正是梦里那几个大字。


欢迎关注:新浪微博@春天杰作,微信公众号“春天杰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春天杰作学习论坛

GMT+8, 2019-2-21 07:58 , Processed in 0.08769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